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其跃原创 > 历史 > 寒门祸害 > 第2293章 计中计

寒门祸害 第2293章 计中计

作者:余人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12-05 22:08:03 来源:xbiquke.com

徐府,书房,檀香袅袅而起。

一个五大三粗的江湖侠士被请了进来,显得十分恭敬地向坐在首座的徐阶行了礼。

“邵大侠,请坐吧!”徐阶的脸上如沐春风般,抬手指着一张空椅温和地道。

跟着绝大多数相视甚高的官员不同,徐阶对底层人士一直都有拉拢,甚至直接进行结交。从早前的道士蓝道行,再到江湖骗子王金,而今的江湖侠客邵芳,都有着很亲密的关系。

邵芳身穿着一件短袖,露出两根粗壮的胳膊,长裤脚被布条跟袜子缠着,这种装束无疑便于活动。

跟满脸络腮胡须的侠客不同,整张脸显得十分的干净,额头处有一道深深的刀疤直指右眼,致使整张脸显得吓人。

只是这世间哪有什么真正的侠客,不过是凭着自己身强力壮,加上在官面上有一点关系,故而对一些地痞流氓不假言色罢了。

邵芳在外面可谓是目中无人,但面对着一度权倾朝野的徐阶,宛如是被驯服的野兽般地温顺道:“在阁老面前,草民可不敢当大侠之名!”

“邵大侠,今日老夫找你过来,实则是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办!”徐阶喝了一口茶水,便是开门见山地道。

邵芳这些年没少得到徐家的庇护,更是不想放过这事情背后的丰厚回报,当即便满口答应地道:“请阁老吩咐,草民赴汤蹈火再所不惜!”

徐阶满意地点了点头,便是让管家先生离开,而后跟着邵芳窃窃私语起来。

在回到松江府的这段时间里,他亦是时时关注着朝堂的情况,跟京城的很多人都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故而得知了朝堂的种种变化。

五月份的皇嫡子出生,无疑让他这边拥立皇长子朱翊钧的官员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打从自己离开朝堂后,林晧然对排除异己原本还有所顾忌,只是现在却给了林晧然最好的借口。

试问一下,为皇嫡子扫清道路,哪个官员还敢说林晧然做得不对呢?此举,跟当年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颇为相似,林晧然已然是可以打着正义的旗号党同伐异。

正是如此,以工部尚书张守直等人为核心的人员陆续被林晧然清洗,而今的朝堂早已经是林党的天下。

以林晧然妖孽般的聪明才智,现在让他站到这个位置上,偏偏隆庆是一个贪图享受的无能之辈,却是无人再能制约住林晧然。

有鉴于此,徐阶亦是做出了相应的战略调整,却是要导演着另一场精彩的好戏,此举甚至能致使林晧然轰然倒台。

“好,草民这便北上,一定不负阁老所望!”邵芳听完徐阶的种种交代后,便是接过书信恭敬地表态道。

徐阶早已经将邵芳的能力看在眼里,便是轻轻地点头,在看着邵芳离开后,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虽然他已经远离朝堂近一年的时间,但经营着朝堂这么多年,对朝堂亦是有着极大的影响力。若不是林晧然的存在,恐怕这时更是能够主导朝局的走向。

只是他相信使出这么漂亮的一手,必定能够让朝局再度掀起腥风血雨,而他则是可以从中坐拥渔翁之利。

“爹,大事不好了!”徐瑛突然跌跌撞撞地闯进来,显得神色慌张地说道。

徐阶刚刚的奸笑已然被徐瑛瞧得正着,显得极度不满地责备道:“如此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爹,真出大事了!”徐瑛顾不得徐阶的不满,便是认真地强调道。

徐阶看到徐瑛如此慌张的神情,却是仍旧平静地询问道:“张大牛的案子顶多不过是诬告,你慌什么慌?”

咦?

徐瑛听到这番话,不由得惊讶地抬头望向父亲,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的小动作压根骗不了父亲,包括此次自己打着他名义将林润骗过来处理张大牛的事情。

“说吧!案子究竟怎么样了!”徐阶看着徐瑛惊讶的表情,显得有几分得意地端起茶盏淡淡地询问道。

实际上,在徐瑛假借自己名义将林润请过来之前,他便已经知道了张大牛的案子,更是知道徐瑛要通过徐光年坐实张大牛盗墓的计划。

只是这其实都是小事,毕竟张大牛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这挖出棺椁是铁一般的事实,已然是难逃律法的裁决。

纵使这个事情变得再坏,亦不会坏到那里去,顶多背负一个打击报复张大牛的恶名,但这对树大根深的徐家根本就不算事。

徐瑛咽了咽吐沫,眼睛复杂地望向智珠在握的父亲,便将刚刚在松江府衙公堂所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徐阶原本还笑盈盈地倾听着案情,只是脸上的笑容很快消失不变,当听到白鹤坝和白鹤村的事情后,脸色瞬间凝重起来。

本以为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情,却不想不仅牵扯自己家里侵占白鹤村数十亩良田,而且还翻开白鹤坝决堤的旧事。

特别是后者,这种事情关乎的是人道,一旦真查出是他徐家毁堤淹田,哪怕隆庆都没有能力护住自己。

朝廷或许允许你侵占普通百姓的田产,但你若是通过毁堤淹田的方式来达到侵占田亩的目标,那么必然引发全天下人的公愤。

一念至此,他知道张大牛的案子已经远远超过他的预料,甚至他这位退休首辅都要受到这个事情的拖累。

“爹,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呢?”徐瑛将事情的经过说完后,显得十分担忧地询问道。

徐阶终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很快便冷静下来道:“事已至此,只能是由我跟海瑞谈一谈,将侵占的田亩退回去,不能让这个事情闹上朝廷!”

其实他一直都没有将海瑞放在眼里,而他的对手由始至终都是有且只有一个,只要不给林晧然抓到把柄,那么自己便可以继续在松江颐养天年。

只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只有向海瑞做出一些让步,争取将他徐家侵占白鹤村田产的事情轻轻地揭过。

“爹,咱们家不至于怕一个海刚峰吧!”徐瑛刚刚的慌张其实有几分演戏的成分,此时亦是脸露难色地道。

徐阶狠狠地瞪了徐瑛一眼,显得没好气地道:“若不是你们两个如此胡闹,做事不懂得善尾,我何以晚年不保?”

“孩儿这便替爹爹跟海刚峰谈一谈,将那数百亩田产退还给松江府衙!”徐瑛暗叹一声,显得深感无奈地道。

徐阶思索了一下,当即轻轻摇头道:“此事由我亲自出面,你让管家给海刚峰和王弘海送请帖,邀请他们两人前来赴家宴!”

“是,孩儿这便去操办!”徐瑛看着老爹真的要亲自宴请海瑞,其中还包括王弘海,亦是无奈地应承下来道。

徐阶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浓茶,心里却是涌起一份不安,只是这一份不安偏偏摸不清源于出处,致使眉头不由得微微地蹙起。

“爹,徐光年因诬告被海瑞扣押在府衙大牢,还请父亲大人对徐光年伸出援手!”徐瑛担心徐光年会供出自己这些年的恶行,当即便是硬着头皮进行请求道。

徐阶的脑海当即闪过一抹灵光,显得十分震惊地抬起头道:“你说……海瑞将徐光年给扣押了?”

“正是!因为棺椁是被洪水冲过来的,加上棺椁里面有大量的河沙,所以很容易便证明徐光年做了伪证,海瑞亦是借此将徐光年扣在府衙大牢中!”徐瑛将徐阶的震惊看在眼里,只是徐光年作伪证被扣押似乎很正常,便是满脸认真地点头回应道。

徐阶终于觉察到自己不安的源头,却是突然脱口而出地道:“若是案情如此明显的话,他们不该将张大牛扣留这么久,所以他们其实是故意的!”

“爹,你的意思是他们扣留徐光年其实是有预谋的?”徐瑛听到这个推测,既震惊又害怕地瞪起来眼睛道。

松江府衙大牢,这里显得阴森而恐怖。

自从海瑞担任知府以来,秉行着为民作主的原则,亦是将很多不法的乡绅和地痞流氓都关进这里,虽然哀怨声不断却没有喊冤的声音。

徐光年被关到最深处的大牢,只是闻着空气中难闻的味道,再加上这里阴暗潮湿,却是一分钟都不愿意多呆,时时刻刻盼望着徐家将自己搭救出去。

经过一夜的煎熬,在见到了松江府同知王弘海出现在这里,当即便是哭诉道:“王同知,小人愿意向张大牛赔偿千两,还请将我放出去!”

“诬告?你何止是诬告!”王弘海当即冷哼一声,而后掏出一叠纸张道:“徐光年,你要不要看一看你这些年所犯的恶行!远的不说,若是我们昨日不出手相救的话,怕是那个戏子便被你安排的人沉江了吧?”

“你怎么……”徐光年的眼睛当即一瞪,却是震惊地指着王弘海道。

“怎么知道对吧?你当真以为本官这些年什么事都没有做吗?没有注意到你替徐家做的那些苟且之事?”王弘海仿佛看穿了徐光年般,却是直接揭穿他的想法道。

却不说要为松江百姓除掉这一大害,单是徐阶跟自己恩师的恩怨以及自己被下放地方的仇恨,便已经足以让他有动机针对徐家了。

经过这么多年的暗中观察和调查,他如何还不知道徐氏一族的复杂构造。

既有徐阶这种以大善人的形象示人的正派人物,亦是为徐氏一族利益而做肮脏事之人,而徐光年正是做肮脏事的核心人员之一。

这一次之所以没有急于将张大牛释放,其实就是故意诱使徐家按捺不住出手,从而有足够的理由将徐光年这个恶行累累之人扣押,而后成为扳倒徐家的突破口。

徐光年感觉到自己早已经被毒蛇盯上,但仍旧嘴硬地道:“王同知,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你还想要狡辩吗?且不说昨天戏子的案子已经人赃并获,这几件关于失踪人口的人命案子,都是你的杰作吧?”王弘海将失踪人员名单递过来,却是淡淡地说道。

徐光年翻开纸张看到那几个熟悉人名,不由得暗暗咽唾沫道:“我不认识这些人!”顿了顿,他突然平添几分底气地吼道:“我是徐阁老的族弟,你休要在此吓唬我!”

“徐阁老?且不说他还会不会对你伸出援手,单是此次徐家侵占白鹤村田产的事情,现在恐怕都已经自身难保了吧!”王弘海知道徐阶是徐光年的最大依仗,却是故意轻视地道。

徐光年知道徐阶确实没有当年的权势,更是知道自己的罪行已经被王弘海所掌控,却是进行试探道:“王同知,你如此大费周章,究竟想怎么样?”

“将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特别是关于徐家的,包括白鹤坝决堤的真相,否则你是必死无疑!”正在这时,从阴暗处走出一个颇有气度的青年男子淡淡地说道。

王弘海望了这个青年男子一眼,而后亦是将目光落在徐光年身上威胁道:“徐光年,你是想要到南镇抚司接受酷刑呢?还是留在松江府衙苟活,你自己做个决断吧!”

徐光年看着这个青年男子,特别青年男子眼睛绽发的恨意,让他断定对方是锦衣卫高层无疑,便是进行试探地道:“若是我招的话,你们拿什么来保证我的活路?”

神秘青年男子跟王弘海交换一个眼神,而后便是自暴身份道:“我是南镇抚司指挥使吴康,当朝林阁老是我妹夫,不知我及妹夫的名誉可能让你安心?”

“好,我招!”徐光年深知此次不招便要面临酷刑,当即便是咬牙地做出决定道。

他这些年之所以如此风光,正是肩负了这一项使命,却是帮着徐家处理着很多不为人知的阴暗事,故而知晓着徐家的诸多计划。

吴康和王弘海相视一眼,这些长时间的筹谋最终得到了回报。

跟着资本都是嗜血一般,徐家得到几十万亩良田的背后亦是不乏冤屈,毕竟这个时代的财富获取方式并非是创造,而是**裸的掠夺。

正是如此,随着徐光年这个口子被击服,看似大善之家的徐家已然崩塌,坐拥几十万亩良田的徐家亦将向世人暴露他们丑陋的一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