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其跃原创 > 玄幻 > 天启预报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还有这种好事?!

天启预报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还有这种好事?!

作者:风月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2-03-01 18:28:24 来源:xbiquke.com

谁是老大?

虽然这么说有点太势力眼儿,但就算你到时候想拍马,想和统帅搞点朋友关系,你也得先知道对方是谁吧?

不过这一点倒是挺好猜。

毕竟,范围不大。

数遍如今的全境,有能力、有资格且让天文会能够放心、让参战者发自内心去认可的,能力足够强大,地位足够尊崇的……

虽然不少,但真正合适的,数来数去就是那么几个。

在槐诗看来,这一次的领军者,要么罗马的那位陛下,要么……

“兵主这两天身体还好么?”

槐诗端着茶杯冷不丁的问。

夸父愣了一下,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别想太多,老褚这两天还在休养着呢——九黎军团捍卫龙脉,除非现境存亡的时候,否则不会出现在其他地方。”

“罗马那边有动静么?”槐诗再问。

“那位陛下上次和枯萎之王打的上头,被狠戳了一剑,天文会也不会希望一个冲动打过理智的指挥官担任领军者的。”

于是,槐诗了然,“那大概率是联合指挥了。”

在统辖局旳牵头之下,几个谱系的高层担任成员,还有大量参谋的辅助,最终达成共识做出决策。

这是最稳妥的方案了。

最起码不会因为个人的主观好恶或者是仇恨出现什么纰漏。

“希望如此吧。”夸父挠着头,努力的动着脑筋:“老头子那里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做什么,我感觉这一次有点邪门……算了,来来来,喝酒。”

“喝酒喝酒。”

槐诗放下一桩心事之后端起酒杯。

然后,两个小时之后就陷入了懵逼之中

.

.

“我代表现境,欢迎各位的到来。”

会议室最前方的大椅之上,略显苍老的中年女性向着军团长们开口说道,几缕白发从她的额间。

略显棕色的皮肤,鼻梁高挺,并没有以妆容掩饰眼角的皱纹。或许是脖颈和面孔上两道无法抹去的疤痕所影响,即便是微笑的时候也给人带来满满的压迫感,让整个会议室里陷入一片寂静。

“阿、阿、阿……阿赫殿下?”

不知道多少人目瞪口呆。

连带着槐诗一起。

就在他们的眼前,如今出任领军者和最高指挥官的人,令所有人都陷入了震惊之中,紧接着,便是不由自主的狂喜和难以言喻的兴奋。

月神·阿赫!

来自埃及的升华者,整个现境最古老的天敌!

即便是看上去正值壮年,但实际上她的年龄已经有二百二十余岁了。数遍全世界,她是唯一一个参加过三次诸界之战的升华者,而且这将是第四次!

早五十年前,上代法老王继位的时候,她便已经进入了隐居,深居简出,不问世事,但无人能够否定她的功绩和力量。

哪怕是时光。

就算是再群英辈出的理想国时期,阿赫存在也是无数星辰中最为耀眼的那几颗。不可一世的罗马皇帝在出使埃及的时候,也对她的存在秉持着礼仪和尊崇。

不知道有多少人听着她的故事长大。

五十年前的血染之夜、七十年前的理想国陨落时的深渊虹吸、七十二年前的地狱潮汐,乃至九十四年前第三次诸界之战时的铁城百日坚守——据说战争结束之后,地狱生物的尸骸堆积成了字面意义上的高山,整个战场的土壤向下挖十米之后,依旧是触目惊心的深红。

而守卫者,只有阿赫一人。

她以一己之力,为理想国的突袭创造了绝无仅有的机会。

没有她的话,上一次诸界之战起码要再耗费两年的时间

当传奇中的传奇来到了他们面前时,所有的升华者的本能反应只剩下了一个,起身行礼。

只是最初的震撼之后,槐诗便开始不由得好奇。

是什么原因让如今进入锁闭状态的埃及都派出了这位地位崇高的天敌?联想到那個充满了迷雾的神秘国都,不由得让人心生思索。

很明显,不只是他一个人对此好奇,只不过这个严肃的场合,没有人敢发问罢了。

“看来各位对我这个老东西还算认可,倒是让我没有辜负现境的委任。”

阿赫点了点头,平和的眼神环顾了一周,确认了每一张面孔之后,浮现严肃:“多余的话,我不多说了。

接下来的战争,就要仰仗各位的助力和奋勇了。”

“与您并肩作战,将是在下的荣誉。”

罗马的马尔斯颔首,向着这位昔日同父辈们奋战的传奇抚胸行礼。

不止是他,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的异议。预想之中的牢骚和抵触也根本不存在,倒不如说有这样一位天敌站在身后,谁都求之不得。

天敌的存在对于现境而言,便是最强的对地狱战略级武器。

实际上,所有的天敌在寻常的时候,某种意义上都处于一个白板状态。哪怕是拥有着不逊色于神明的威权和力量。

但同时,这也是现境所予以的限制。

就像是对待工具一样。

对此,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继承了往昔的基础之后,如今正式的升华者的体系,一开始就是作为工具而设计创造出来的。坏处是工具往往都是消耗品,而好处就在于……还存在围绕着升华者所打造的现境体系。

就好像断电之后只能作战三分钟的什么决战用武器一样,常规状态的天敌,远远无法比拟他们真正的上限。

真正想要让他们发挥全力,海量的修正值供应必不可少。除非掌握了整个现境运转的天文会之外,即便是一整个谱系想要供应都会显得捉襟见肘。

一旦天文会真正开放了许可和供应,任由天敌去挥霍自己的力量,这前后的差别恐怕比没蓝的槐诗和有蓝的槐诗还要更大。

槐诗已经开始期待。

战前的军情会议的举行过程简单且流畅,来到这里的都是立誓守卫现境的升华者,难听一点来说大家都是不怕死的,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尸骨无存的准备,不可能会存在畏惧或者是其他什么犹豫的心理。

他们唯独害怕的都是死亡没有创造价值。

但阿赫的到来让他们打消了这样的犹豫,没有人能够拒绝同传奇并肩作战的荣耀。

分配和任命过程都异常的简单,基本都是阿赫说,别人听,问到人的时候,对方起身点头应允。

“那么,按照之前的计划,这一次所有人作为一线参战军团而到来,执行精锐任务,主力将有天文会的四大军团担任,剩下的,作为攻坚和守备力量将是……”

阿赫流畅的进行了任命。

在这之前,都会征求对方的意见,而没有个人表达反对。

即便是将自己安排到了二线,槐诗也没有任何的不满,他所有的回答都是‘听从安排’。毫无之前痛斥统辖局时的傲慢和不逊,甚至就连阿赫都微微讶然:“我还以为你会希望自己更有作为。”

“即便是自骄,也是分时候的,阁下。”

槐诗平静的回答:“我能够来到这里,就已经说明了自身对现境的价值,我只希望这一份价值能够得到应有的运用和发挥。”

“我保证,会的。”

阿赫颔首,结束了双方简短的对话。

接下来在任命结束之后,会议便结束了。

天文会下发了统计申报的表格,除了主力作战任务之外,明显战场上还有其他的诸多需求。但这一方面就交给各个军团自主进行申报了,在如今战力充裕的状况下,还是给了所有人相当充裕的自主空间。

拿着表格的时候,槐诗开始左顾右盼,宛如考场里唯一一个没有复习过的差生,凑到旁边的夸父那里偷看:“你们申报的是什么?攻坚?”

“不然呢?”夸父捏着铅笔,有些蹩脚的进行填写,口中还规劝道:“我跟你说,别想着这一次自己能出多大的风头,最好苟……草,你填的这是什么?”

他不小心斜眼看到了槐诗手中的表格,目瞪口呆,铅笔都给捏断了。

“辅助啊。”

槐诗大方的展示着手里的表格,“不然呢?我难道不是辅助么?”

“你特么……”

夸父一口老血憋喉咙里吐不出来。他原本还担心槐诗太莽,但却没想到,对方这一次也太苟了一点吧?

你一个四阶就已经有了有顶尖五阶输出的升华者,砍下来的头能绕着伦敦拜一圈的灾厄之剑告诉我你是辅助?

你开玩笑呢?

可对方好像……也许……似乎……仿佛……确实是辅助的样子。

天问之路的大司命和云中君双料金牌辅助!

用过的都说好。

除了喜欢字面意义上的‘抢人头’之外,简直没有其他的缺点了。

而接下来槐诗填下去的东西,更是让夸父大开眼界:武器装备维护、医疗救助、物资供应、源质供应、污染清除、解除诅咒、远程火力支援、气候干涉、战场清理……

“草!”

眼看到隔壁的尼普顿开始偷看,夸父忽然伸手盖住了槐诗手里的表格,然后拽住了他的胳膊,已经热泪盈眶:

“好兄弟,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好兄弟么?”

“你谁啊,臭弟弟,不认识你。”

槐诗板起面孔,嫌弃起来:“大家只是同事而已,你不要想太多。”

“放屁!咱俩的交情谁跟谁啊,我跟你说,咱们可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合作起来那叫一个默契……齐天大圣你知道吧?金牌主C啊,你不跟我组队还能跟谁?打爆一切的好吧!”

夸父整个人已经像是牛皮糖一样的贴上来,死不松手,恨不得直接绑起槐诗就跑。

太GAY了!

不由得他这么激动,谁看了都激动好么?

诸界之战缺的是主C么?来这里的谁不是猛男中的猛男?可即便是猛男也不可能自己包打一切吧?

缺的就是槐诗这种能抗能控能增伤能回血还能帮你出装的全能辅助!

况且,夸父可是对槐诗的能力门儿清的。这表格里填的东西没一样是水货!

在这之前,夸父还以为按照槐诗一贯的尿性这一次铁定要单飞,就楞没忘这边想过。可现在看到槐诗竟然干起了辅助的老本行。

这哪里是辅助?这简直是一个集合了火力支援、医疗和装备维护以及一切辅助能力的移动的后勤供应基地,谁看了不眼热?

“先考虑我,先考虑我啊,兄弟。”

夸父揽着槐诗已经咬死不撒手了:“你要啥都行,开个账单,多少钱玄鸟都不摇头,人头咱们七三分,你七都没问题!八二!八二也成……”

遗憾的是,他的动作已经晚了。

尼普顿已经看完了!

饶是对槐诗心里有那么一点小意见,但此刻脑子里嗡了一下之后,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已经本能的拉住了槐诗的小手,震声呐喊:

“我们罗马给双倍!!!”

在明白了槐诗含金量的瞬间,就开始毫不留情,狠挖墙脚。

至于和夸父在单身联盟里这么多年的情谊……夸父是谁?不认识!

可惜,他的声音太大了。

所有人都已经回过头来。

然后,当他们用远超常人的动态视力看清那一张飘在空中的表格时,眼珠子里就亮起了锃亮的绿光!

宛如饥肠辘辘的野狼。

什么?

灾厄之剑这一把要打辅助了?

我叼,还有这种好事?!

只是瞬间,猝不及防的槐诗便被人群所吞没了。

数不清的许诺和条件塞进了他的耳朵里,往日里淡然镇定的军团长们此刻扯着他,热情邀约。

源质结晶、美金,甚至战利品乃至介绍漂亮女孩儿这种不靠谱的许诺都已经拿出来。后面甚至已经略过了槐诗,大家在旧怨之下推搡着动起了手。

虽然,主要是揍企图吃独食的夸父……

不过即便是如此,大家还是蛮守规矩的,并没有动用源质,只是几个人围起来把夸父按着锤。

留着槐诗在外面端着茶杯,假惺惺的喊上两声:“快住手,你们不要为我而打架,你们这样是打不死人的……”

短暂的纷乱一直持续到两分钟之后,大家在鼻青脸肿的夸父身上宣泄了多少年的仇恨之后,心满意足的起身,整理了一下领口,排队和槐诗握手,以后有机会大家多多合作,咱们,朋友滴干活。

槐诗微笑着颔首,热情的回应着每一份邀约。

可就在他展开手说点什么更增进一步情谊的时候,眼前忽然一黑。

久违的预感脊髓之中窜出。

死亡!

死亡要到来了。

并不是自己,他本能的预感到:和自己密切相关的,惨烈的、冷酷的、海量死亡,就要发生了——

命运的预警宛如一整颗月球投入海中一样,所掀起的波澜,令槐诗这样的小舢板难以自持。

紧接着,就在远方,响起了深度都无法淹没的轰鸣!

剧烈的动荡席卷了整个最前线的边境,宛如地震。

原本笑着看着这小小插曲的阿赫猛然起身,回头,身后的墙壁轰然离解,化为了远方风暴的投影。

近乎永恒黑暗中,苍白的风暴已经迎来了终末。

万钧的雷光从深渊中降下。

仿佛将**果实的外壳切碎一样,令龙卷骤然消散,其中蕴藏的流毒满溢而出,宛如落入水中的猩红色墨汁一样,丝丝缕缕的伸展……

就在地狱和深渊之间,自创世纪中所缔造出的庞大地狱展露狰狞!

宛如前所未有的庞大利刃那样。

向着整个边境防御阵线,砸落!

回应的,是笼罩着整个现境的三大封锁中升腾而起的耀眼辉光。

在漫长漫长又漫长的等待之后,这一场双方盼望许久的惨烈血战,在这一瞬间,毫无征兆的突兀而来!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