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其跃原创 > 玄幻 > 中九志 > 第三十二章 依偎

中九志 第三十二章 依偎

作者:陈小舟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2-03-01 18:28:20 来源:xbiquke.com

“人必须要经历生离死别吗?神仙也不行?”宁容问。

“总是这样的,神仙也不行。”

奕青站在黑暗中,面前是最后一道狭窄逼仄的石门。石门隔断生与死,奕青站在通往死亡的最后一道防线上,骤然想到了从前与女儿的对话。

石门不能被外力打开,即使是法力深厚的奕青也做不到,可他有别的办法。

他从袖中摸出一枚锋利的小刀,在左手食指上轻轻一划,白皙的手指被割出一道细细的伤口,血珠顺着伤口慢慢滴下,“啪嗒”一声落地的瞬间,石门内倏然响起狂风似的呼啸,声音尖利刺耳,呜咽声与咆哮声混作一团。不一会儿,洞中又传出尖锐的轰鸣,听起来如同成千上万的男声女声混在一起,意见不一地互相撕扯着混战着,恐怖且诡异。这声音带起一阵巨大的阴风,奕青被强劲的风和刺耳的叫声震得蜷缩在地上,他眉头拧成一团,身体仿佛不堪重负得要裂开。这样坚持了一刻钟,风波才渐渐平息。只听“砰”的一声,石门打开了一条缝,奕青施法化作一缕烟,由缝隙钻进了洞中。

与甬道的狭窄不同,洞内很空旷,没有一丝火光,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奕青虽是第三次到访,但仍摸不清这洞到底有多大。周围静悄悄的,仿佛刚才汹涌的声涛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静让人心里发毛,让人莫名其妙生出一种压迫感。

奕青是有些经验的,他处事本就冷静沉着,面对眼前这情形,倒也不惧,盯着面前的虚无,朗声道:“你何故非要见白隐?”

“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

男女交叠的声音再次出现,黑暗中发出恐怖的笑。不过能听出明显是由女人的声音占据主导的,由此可以推断出血蛊的宿主是个女子。

它的声音中带着一种妩媚俏皮,但却不是淳于东乡那种艳压群芳的桀骜,而是仿佛准备恶作剧的孩子—是个人都知道宿主可不是个小孩子—这也是大家都害怕它的一个原因。

“你爱她?”宿主以一种很甜蜜很诡异的语气反问。

奕青在黑暗中什么也看不到,但语气坚定:“回答我的问题。”

又是一阵嬉笑。

“你爱她。”宿主妄自下了结论。

奕青不耐烦地呼出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我怎么想的?在你这当然什么都问不出。”言罢准备离开。这时宿主突然开口,下达命令似的:“两日后带她来这儿见我,否则我立刻让你死。”

没有回复,奕青犹如不听父母劝导的孩子,头也不回夺门而出。

两日后的夜晚,白隐冲破层层阻隔来到了迟梧山,为此她特意收敛周身法术,好不被发现。到了山前她一眼便看见奕青颓然坐在地上,双手泄气地搭在一边,平时绾得整整齐齐的发冠,此刻有些许凌乱,随意地贴在额头上。

白隐看不到他面上冷酷的表情,不过光他这反常的姿态便已经让白隐有些吃惊了。

小心翼翼走上前去,白隐浅行一礼,试探性地开口:“太子殿下?”

奕青梦醒似的猛然抬头,森森然跟白隐瞧了个对眼,白隐这才看到他双唇煞白,面无血色,眼睛如同血一样红,闪烁着吃人的光芒。这眼神让她想起在迟梧山与他初遇的那个夜里,也是这样凶残的目光,闪着血色,将她像猎物一样扑倒!

白隐下意识地后退,奕青回过神,泄了一口气,语气虚弱地解释说:“方才有些发作,现在没事了。”

“是血蛊吗?”白隐想到他与贺诚都中了血蛊,当下怕是发作了,因此如是问。

奕青颔首,示意她过来。

合伯刀暗中蓄力,不敢有一丝懈怠,生怕奕青翻脸一口将自己主人吃了。

白隐走近奕青身旁,猝不及防被他一把攥住手拉在身边,身体紧靠着奕青的肩膀,耳边响起他的疑问:“我这样你还愿意跟我吗?”

“除了你我没有更好的选择。”

“有啊,你有机会留在天庭继续做灵神。只要你一句话,我立刻悔婚,还你自由。”

“我讨厌天庭。”白隐冷冷地说。

倏地,奕青笑了,白隐疑惑地看着他的侧脸。黑暗中,两个不得已的人互相依靠,如同寒风中互相依偎的雪人。

“我要带你去个地方。”话锋一转,奕青直奔主题。

“何地?”

“这里。”奕青指指脚下,语气凝重,“深藏血蛊的山洞,血蛊的宿主想见你。”

白隐不解:“血蛊见我?为什么?”

奕青揣着她的双手,强装出轻松的样子,揶揄道:“让我猜猜,你现在关心的竟然不是即将面临危险,而是好奇血蛊想见你的目的。”

白隐无言以对,只好说:“我只是不解,如此想便如此问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奕青摇摇头:“不知道。但我要提前跟你交代一些事。”

“你说。”

“血蛊这个东西很特别也很可怕,可能你从出生到现在几千年也没遇到过。它自身没有形体,只有巨大的能量,能量需有宿主才能施展。宿主为血蛊提供形体,血蛊为宿主提供能量,二者相辅相成。因此你稍后可以看到人形的血蛊,但千万不要把它当人看待,因为血蛊在宿主体内几个月后便会令宿主身死,灵魂覆灭,我们看到的只是被血蛊操控的躯壳罢了。”

白隐面色渐渐沉重,她内心衡量再三,终于做好了准备:“我准备好了,咱们走吧。”

奕青瞥瞥合伯:“刀灵不能进,否则会顷刻间灰飞烟灭。”

合伯听懂了奕青的话,不甘示弱地立起来抖了两抖,证明自己很行,硬往白隐手里拱。

白隐只好哄它:“合伯听话,你在外面守着,万一我们有危险,还指望着你去搬救兵呢。”

合伯听了,觉得主人的话甚有道理,便不再乱动,听话地收刀入鞘,躺在地上不动了。

两人收拾好,便来到了洞前。打开第一道门,阴风灌出,白隐便开始不适。

“你是神仙,灵气重,碰到这东西当然不舒服,抱着我会好点。”奕青提示说。

于是白隐双手环住奕青的腰,头紧贴着他的胸口,两人一步一步往前挪动。没想到,第一次跟他亲密接触,竟然是在这种境遇下。

奕青的身体挺拔有力,体内有血蛊中和那股可怕的能量,靠着他确实好受很多。走到最后的石门前,奕青用上次的方法促使石门由里打开,抱着白隐钻了进去。

方才在通道内的不适感还能通过抱着奕青勉强忍受,现在一进洞,白隐便觉得全身如同被撕裂一般疼痛难忍,眼眶生疼,眼珠好像要被挖出来一样,胃里翻江倒海,口中泛着苦水,稍微忍不住便要吐出来。

“我难受……”白隐痛苦地呻吟道。

奕青将她抱得更紧了。

突然!一张人似的脸猝不及防贴上了奕青的脸!宿主与奕青霎时“亲密无间”!

这张脸顶着一张面皮,后面没有头颅,只有若有若无的气息和恐怖的黑暗。脸顺着奕青往下游走,盯着他怀中的白隐似嗅似看,仿佛猫在玩弄老鼠。二人立在原地纹丝不动,待它玩弄够了离开了一段距离,白隐才稍微转过头。

“你找我要干什么?”白隐强迫自己鼓起勇气,忍着剧烈的难过问。

“哈哈哈哈哈,”宿主若即若离地笑声响起,“没什么,就是看看太子殿下的未婚妻长什么样。”

“看够了吗?”奕青冷漠地说。若白隐能看清他此刻的模样,估计会被吓一跳。

两人已经做好了被它反复纠缠折磨的准备,没想到宿主好像真的只是单纯想“看一看”,奕青问,它便照样答:“够了,你们可以走了。”

白隐尚在迟疑,奕青已经不由分说打横抱起她准备走了。

“哎对了,”万千交叠的声音突然凌厉道,“白隐,六十年后,你会再来找我的,记住这句话。”

奕青带白隐出洞时,前后才过了一刻钟左右,而白隐已经晕了过去。奕青为她运气平复心绪。午夜时分,她才缓缓苏醒了。

借着月光,白隐迷迷糊糊看见奕青的轮廓,黑暗中她摸到他的手,心中安定许多。

“醒了?感觉如何?”还是熟悉的语气,熟悉的温柔。

“很无力,但是不痛了。”白隐轻声说。

“那就无大碍了。”

方才一切来的快去的也快,白隐甚至都没摸清洞中的情况和血蛊话中的意思,便出来了。此刻回想它最后那句话,觉得疑窦重生,思来想去没什么头绪,便问奕青。奕青也说不知:“血蛊阴晴不定,谁知道它什么意思。”

“那……你知道这任宿主是谁吗?当年血蛊找的谁?”

“不知。”上一句是骗人的,但这一句是真的不知道。

“好吧。”白隐觉得都要成婚了,刚才又经历了生死,奕青也不至于骗她,于是没有继续问。

奕青握住她的手,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你问了这么多,该我问问你了。从贺诚到今日,你为何总是选择相信我?不怕我害你?”

“怕,但我不在乎。”

这下轮到奕青摸不着头脑了。

“我为人时,曾梦想当一个谋士,搅/弄天下风云;后来死了去到天庭,终于变相地实现了梦想,可这有什么用呢?我被怀疑被丢弃,一切都破碎了,我什么都没有得到。百年来我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为自己平反,得到认可重回天庭。如今目的达到了,我却已心如死灰,终年被噩梦和怨恨笼罩,再也没有兴趣跟他们缠斗了。我甚至无数次想过死去,或许这才是得到解脱的唯一方式,因此我不会在乎被你或者他人算计。”

话语悲凉,白隐这张年轻面皮下藏着一颗饱经风霜而衰老的心,那些不愉快的经历一次次中伤她,在她瘦弱的身体上打上无数血洞,永远无法愈合。

奕青沉默了。最终把她抱进怀里,身体前后摇晃着,如同哄一个婴儿,柔声细语地低吟:“会好起来的,总能撑下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