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其跃原创 > 仙侠玄幻 > 一剑倾国 > 33、兄弟夜话(第二更)

一剑倾国 33、兄弟夜话(第二更)

作者:一介白衣 分类:仙侠玄幻 更新时间:2022-03-01 18:28:12 来源:xbiquke.com

还是这个夜晚,幻塔在森林里穿梭着,韩寿估摸着穿出这个森林,就可以抵达不落城正前方的平原,那里应该就是战场。

“长吉啊,我的小老弟,你倒是飞快点啊,别等我们到了,那个什么什么十二星环已经死在金乌女王手里了,那到时候大先生找你出气,你可别怪我不帮你说话。”

长吉气得要吐血,他在联盟要塞前,被夺走了星陨兽的控制权,现在不但是个光杆司令,还有个韩寿压着他,没吐血真算养气功夫深了。被个修为如此孱弱,年纪只够做他曾曾曾曾孙的孙子欺压,饶是星灵本性良善,也已忍不住想要杀人泄愤了。

“我需要歇息,不然幻塔快维持不住了。”他恨恨地瞪着韩寿,发出强硬的反抗声,还把幻塔给停了下来。

“小老弟怎么回事?这点路就受不了了?”韩寿也瞪着他。

“你知道维持幻塔有多么费力吗?”长吉冷冷道。

韩寿道:“你知道在军队里延误战机是要处斩的吗?”

长吉冷冷道:“我既不是你的手下,也不是你的军队!”

“大先生说了,你现在就是我的手下。”韩寿也冷冷道,“你和你手底下的星陨兽,全都要听我指挥,记得找个时间,去控制一批星陨兽崽子,不然我就让大先生给你好看。”

“你够了!”长吉勃然大怒,“他们不是你的士兵,他们是我的同族,是活生生的生命,只是暂时失去了意识,我是不会帮你的!”

韩寿冷笑起来:“你们星灵奴役人类的时候,可曾想过,我们人类也是活生生的生命?”

长吉怒道:“在我们星灵时代,你们人类虽然是奴隶,可星灵一族从来没有亏待过人类,还把你们从万族的奴役中拯救出来。”

韩寿道:“那么久远的事情,你这样说谁有办法求证?”

长吉不屑道:“我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的。星灵没有撒谎的习惯,不像你们人类,喜欢用谎言互相欺骗,用尖锐的言语互相伤害。”

韩寿道:“就算如此,那么此刻是谁在屠杀人类?三界本来有多少活人,现在还有多少人活着,你清不清楚?”

长吉张嘴欲言,却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我来告诉你,现在幸存者的数量百不存一,也就是说,你们星灵屠杀了我们几十亿人。”韩寿越说越愤怒,指着长吉的鼻子道,“你来告诉我,这几十亿的冤魂该何去何从?而且,你们还在持续不断地灭杀着幸存者。你们就是屠夫,刽子手,表面和善心里丑恶,伪君子”

“那些冰雕总有一天会融化的。”长吉突然幽幽的一句话,打断了韩寿飞溅的唾沫星子,并且说完就下楼去了。

幻塔重新启程。

韩寿愣了愣,向楼下喊道:“喂,你什么意思,你是说他们总有一天会复活?”

楼下毫无动静,他只好转向燕十一:“大先生,他到底什么意思啊?”

燕十一只是淡看白云苍狗,一语不发。

韩寿这才终于相信,燕十一是真的对人类及人类的命运都不感兴趣。

幻塔体积大,不像翅膀那样轻巧,等他们赶到战场时,已经是下半夜了。地上只遗留下战斗的痕迹,以及一些不落城扫荡过后遗漏的珍宝。

长吉在韩寿骂咧咧中溜了出去,四目张望着,到处都是惨烈的痕迹,突见夜月下有一个影子从远处飞过来,他起初以为是“造羽御空”的同族,再近一些,才发现是个人类背着一个翅膀模样的宝具。

回想起在韩寿那里受的气,他突然恶向胆边生,伸手打将出去。他的本命符大部分都用来组合幻塔了,余下的一小部分,只能形成一条鞭子。这鞭子才刚抽出去,那空中的人就扭头看过来,一柄青钢剑已从他袖子里滑出。

长吉突然警觉,猛地扭身躲避,只觉左下腹部一痛,不用看也能感觉出来,被整个给斩断了。如果不是龙脉之力飞快地修复这伤势,他这会已经归寂了。他立刻毫不犹豫地翻身往幻塔方向跑回去。

这人自然就是匆匆赶来的燕离。他临走前,姬玄云赠了他一件宝具,是海源老爹生前研制的一种翅膀宝具,只需要少许的真气就能驱动。紧赶慢赶也没赶上大战,来得比燕十一还要迟。当然,他还不知道幻塔上的人是燕十一。

看到周遭的战斗痕迹,他不知道此战结果,就追上去想抓住长吉问个清楚。来到幻塔上,就听到韩寿在塔里喊道:“请问是哪路高手,长吉是我们大先生的俘虏,还请你原谅他的冒犯。”

“大先生?”燕离一愣,旋即听到一个妖异的轻笑声,顿时也笑起来,“真是奇怪,有些人你不想他出现,他却偏偏会出现。”他已纵身跃起,来到幻塔顶层,一看果然是燕十一。

长吉和韩寿吓得在旁边抱在一起,猛然间反应过来,又相互嫌弃地推开对方,扭头作干呕状。

“真是不美。”燕十一回过身,那张比女人还要漂亮的脸庞满挂愉悦的笑容,“如果你指的有些人包括我,我只好把你扔下去了。”

燕离耸耸肩,却没有给出答案。瞥了眼长吉和韩寿:“这是你新找的随从?一个人类一个星灵,奇妙的组合。”

燕十一道:“可惜都很愚蠢,客人上门也不懂得招待。”

长吉惊醒,连忙幻化出桌椅。韩寿一听到“客人”二字,便知来者身份非同寻常,连忙取出酒来,给二人倒上。

燕离喝了一口,笑道:“这酒不错,半山庐的吧。”

“是半山庐的,您真是好品味。”韩寿竖起大拇指道。

燕离道:“你们先到一步,这里发生了什么?”

韩寿道:“我们赶到时,战斗已经结束了,具体的情况我们并不清楚。”

燕离微微点头,答案只能去不落城寻找了。“酒现在是奢侈品啊,省着点用,你的这位主子可不好伺候。”

燕十一不悦道:“真是不幸。你想走就走,没人拦你。”

“你以为我这样说,是记挂不落城的安危急着想去看看?”燕离笑了笑,取出一坛新酒来,“这是我压箱底的库存了,便宜你了。”

韩寿一闻那酒香,激动道:“天外有火?”

“老兄你很识货啊。”燕离半吃惊半玩笑道,“要不坐下一起喝?”

“不,不敢。”韩寿连忙走到一边去,低声向长吉解释那酒的稀有与珍贵。

燕十一爱酒,但只爱好酒,天外有火无疑就是他最为钟爱的。他跟燕离干了一碗,痛快地呼出一口气:“你的小女人去找过你,但是没发现你的踪迹。你是怎么回来的?”

“说来话长。”燕离回想着在龙神图里的经历,叹了口气道,“能回来实属侥幸。简单地说,这样的遭遇我不想再有第二遍。”

燕十一淡淡道:“白芙玄已死,从今往后,你就自由了。”这个自由,当然是精神的自由,灵魂的自由。

燕离端起坛子,给两人重新满上,然后抬碗碰了碰,大口饮尽,然后才道:“也许我这个人总是不能安分,总是能摊上一些麻烦事。”

“你又怎么了?”燕十一道。

“什么叫我又怎么了?”燕离翻了个白眼,酒意上来了,声音也拔高了不少,“说的好像我经常给你们添麻烦似的。”

韩寿跟长吉二人顿时心惊肉跳,生怕燕十一突然翻脸,跟这个来路不明的高手大打出手,然后殃及池鱼。

燕十一一口喝尽,冷冷道:“你难道没有发现吗,你最大的麻烦就是你总是会卷入麻烦。”

燕离沉默下来,过了片刻忽然一笑:“十一,你知道人生最大的苦恼的是什么吗?”他自问自答地说下去,“不是你的追求突然成了一场空,而是它本来就是一场空,而你却到最后才发现。”

燕十一放缓了语气:“阿离,你该为自己而活。”

燕离收回目光,定定地看着他:“仇恨是我的,复仇之路是我选择的,我一直都为自己而活。”

“不,你不是。”燕十一不悦地皱起眉头,“你这样,只不过是在逃避而已。”

“我为了复仇,付出了多少努力,你却说我在逃避?”燕离冷冷道。

燕十一冷笑一声,道:“如果不是,那么你就不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了。”

燕离哑然,复仇到最后,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得到,而现在正面临什么都将要失去的境地。他突然站起来,道:“至少这一次是我自己的选择。”他已冲了出去,冲入夜色里。

“这一次真的是你的选择吗?”

燕十一的声音远远传过来,他的脑海闪过一张脸庞:

“燕离,我梦见你要杀我”

他甩了甩脑袋,向不落城的方向飞驰而去。

幻塔里,燕十一自燕离走后,久久地坐在那里没有动。

韩寿虽然很想品尝一下天外有火的滋味,却哪里敢打搅燕十一的沉思。直到他那独特的轻笑声再次响起来,他才敢壮起胆子发问:“大先生,那个人是?”

燕十一道:“燕离,我弟弟。”

韩寿与长吉对视一眼,一个震惊,一个骇然。

“他就是燕十方?”

两人齐齐开口,遂又对视,韩寿又激动又懊丧道:“我就说有点眼熟,怎么也想不起来,我真是个蠢猪啊!”

“想起来你能怎么?”长吉冷笑。

“当然是向他讨教个一招半式啊。”韩寿理所当然道,“天下剑客,现在谁不向燕十方看齐?”

长吉冷笑着,只是他的眼中,分明还有一层更复杂的意味。

“去天涯海角。”燕十一忽然道。

“大先生,咱们去天涯海角作甚?”韩寿回过神来问。

“尽问一些多余的问题。”

这一回,说话的竟是长吉。他已自觉驱动幻塔上路了。韩寿不服道:“难道你知道?”

长吉淡淡道:“他当然是想知道,他那个弟弟到底又摊上了什么麻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