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其跃原创 > 其他 > 婚婚欲坠 > 第17章 全剧终

婚婚欲坠 第17章 全剧终

作者:七月十三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8-28 21:21:17 来源:紫幽阁

人生就像一场戏,陈阿娇在离开北京的时候,心里想着的景盛,可去了太原,等到的却是秦佳璐苏醒的消息,而她更没有想到,回到南京却阴差阳错认识了南司城,在回来北京的时候,竟还把他顺带给捎带回了家……

“阿娇,你放心,我已经让人密切关注你妈和你弟弟的情况了,他们不会有事的。ziYouge/class-4-1.html”除此之外,南司城还让人总是时不时的找下那恶势力的麻烦,让他们疲于应付。

“嗯。”对此,陈阿娇并不担心,如果南司城连这点都考虑不到,他这个“保镖”就太失职了!

她下了车,出示了自己的门禁卡,便带着这个免费的保镖兼保姆进了小区。

在进到陈阿娇家里之后,南司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好一座奢华美丽的皇宫!

“这是谁这么大手笔的玩金屋藏娇?”南司城一边观赏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一边装作不在意的问道。

“我自个儿把自个儿藏起来,成吗?”陈阿娇操着一口京腔,得瑟的冲着南司城甩去一个得意的眼神。

这座房子,可是她全部的积蓄呢。花费了近十五年储备资金和装饰,才打造的金屋。

是她生平最骄傲的伟迹!

“当然成。”南司城毫不见外的坐到沙发上,悠闲的翘着二郎腿,勾着浅浅的笑容打量着陈阿娇的金屋。

走进她的生活,她才知道她的另一面,这就是他当初提出同居以便增进感情的原因。

陈阿娇,越是靠近,就越发的让人着迷。

她,如此简简单单的一张容颜下,却藏了无数张千变万幻的面孔,哪一个面孔都好像不是她,可却又偏偏都是她……

因为一个约定,南司城在陈阿娇的家里住了下来,全心全意的当起了家庭煮夫,经过不断钻研,他做饭的技术一日胜过一日,飞禽走兽瓜果蔬菜只要到了他的手中,他都能烹饪出很美味的佳肴。

更让陈阿娇感觉离奇的是,也不知道是他太敏锐还是她把什么都放在脸上表现的太明显,他似乎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她在为了什么而发愁,在为了什么而欢喜,他似乎都知道。

他敏锐的观察力让她太过震撼,有时候甚至连心理学上的一些问题,她都可以拿出来和他探讨。

他的体贴,他的温柔,他偶尔的戏谑,渐渐的成了她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因素。

如果说在南京的时候她的心曾为他的誓言跳动过,那么,现在,她似乎看到他,心率就会加快。

可是……

“阿娇,你对我心动了吗?”

“没有。”

这是每天早上南司城送陈阿娇上班的时候都会问的一句话,陈阿娇给出的答案从来都是否定。

*

时间,一天天过去,在马上就要接近约定日子的时候,这几日南司城明显在沉稳的性子中多了几分急躁。

这夜,熟睡中的陈阿娇突然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心跳的声音,和她的心跳节奏此起披伏,似乎像站在山头的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很是和谐。

她混沌的意识瞬间清醒,双眼还未清明,右手已经下意识地当先挥拳而出,不想,却被身边的人直接伸出大掌包住她的拳头,化解了她的攻势。嗅到来自南司城身上淡薄清凉的气息,陈阿娇有些迷蒙的双眼顿时瞪得老大老大,而后,她咬牙切齿的声音从牙缝中一点一点地挤出来,“你怎么会跑到我卧室的!”还TM的躺在我的床上!

南司城侧身把陈阿娇牢牢地压在身下,双眸坚定地看着她的双眼,深邃的眸光似乎要看到她的灵魂深处,他的唇缓缓地轻启,诉说今夜的来意,“明天是最后一天。”

约定的最后一天。

陈阿娇的心轻轻的一颤,莫名的有些舍不得,可借着,却被一腔愤怒所替代。

他们两人目前的这个姿势看起来很暧昧,这种暧昧,让她觉得很别扭。她被迫被他压在身下,看着他,哼道:“南司城,你要做什么!滚下去!”

他该不会要对她用强吧……

南司城的心里很是懊恼,明天就是最后期限,而她依旧没有接受他,他心中急躁,便一改让日温柔的君子模样,看着她,目光灼灼。

对付倔强的小狮子,如果温情路线下不是海阔天空,而是被彻底打入冷宫、永不翻身,那他就还原本色好了!

南司城自动忽略了陈阿娇脸上的寒色,牵制住陈阿娇的四肢,一翻身,两人的位置就调换了过来。

他,如她所言的那般,滚下来了……

陈阿娇躺在他的身上,看着他灼灼的目光,她的眉毛轻轻的挑了挑,压抑着自己心里的怒气,磨牙提醒道,“南厅长,你该不会知法犯法吧!”

南司城“脆弱”的内心受到打击,他抿抿双唇,解释道,“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只是想抱着你和你说说话,或许,明天一别,我们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他的语气,最后慢慢的变得伤感了起来。

因为他如此酸涩的语气,陈阿娇的心似乎用所有的力气狠狠的跳动了一下,而后缓缓的沉静下来,似乎,没有了半点生气……

这么快就到约定的时间了么?

面对分别,她的心里,有些酸酸的。

一个月的朝夕相处时间虽然不长,但却在不知不觉中依恋,果然,习惯真不是一件好事!

两个人就这样维持着这个姿势对视了很久很久,直到陈阿娇觉得自己的手脚开始发麻,这才说道,“我的手麻了。”

南司城把她侧放在床上,却依旧固执的揽着他的腰。

他拉着她的手,炙热的指尖轻轻地触到她的柔凉的指尖。

陈阿娇不知为何,竟然忘接了躲避。

南司城一心想要和陈阿娇说说话,也没有注意到一向不喜欢和他有肢体接触的陈阿娇竟然没有躲避他。

他叹了一口气,声音有些挫败,“你不喜欢我什么?我可以改。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我也可以尝试改变。”

他不想放弃,可是她始终不肯对他交心动心,一个月的时间,他慢慢的探索了解她,一点点的从起初的喜欢变成了如今的爱,可至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为之沉沦,她一直那么高大上,站在高处,俯瞰着他把一颗心交出来。

陈阿娇的心突兀地跳了一下,而后又缓缓地平静下来,她和他视线相对,“改变了,还是你吗?”

南司城很无奈的笑了,“我还是我,是一个会为了你把自己变得适合你的我。”

别人,都没有这个荣耀!

陈阿娇不知道为什么,自然而然的就把下面这些话说了出来,“我喜欢的男人要上的厅堂,进的厨房,烧的一手好菜,把家事料理的仅仅有条。不求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都要略有所通。此外,没有文化修养的男人是个莽汉,没有足够实力保护自己女人的男人是个懦夫,所有他必须能文能武!而且,他还要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我会的他必须会,我不会的他都得会!更重要的是,这一生一世,他的眼中只容得下我一个,事事以我为先,把我的每一句话当做圣旨!这些,你都能做到吗?”

虽然他在这一个月里表现的很好,但谁知道他是不是做给他看的。据她所知,除了家庭主夫,没有一个男人愿意把时间花费在家事上,更何况,南司城还是个事业成功的人。而琴棋书画的技艺,现在连女人都做不到,更何况是男人!至于永远只对一个女人相依相守,经得住所有的外界诱惑,这样的男人更是少之又少!

她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南司城,但她清楚,自己还不爱他。

在被心爱的人伤害过一次之后,她学会了防备,学会了思忖,学会了算计,如果南司城能坦然接受这样“艰难”的要求,她愿意坦诚的爱他一次。

如果是景盛,她不会考虑这么多,如果选择在一起,她会不顾一切。因为她了解景好好,也了解景盛,选择景盛,她不会有后顾之忧。但南司城不一样,他们之间的联系几乎没有,仅仅凭着一个月的相处,她很难对他全心全意。

南司城听了陈阿娇的提议,竟然连想都没想,而是痛快地点点头,甚至开心的笑出了声,“你说的那些,虽然我现在还不能完全达到,但我会努力去学。阿娇,给我半年时间,我会把学有所成的自己当做礼物送给你!”

她并不是完全不喜欢他,或许是还不放心把她完完全全的交给他吧,所以,就给了他一个这样的考验。

陈阿娇瞪大了双眼看着如此痛快答应的他,眨巴眨巴眼睛,问道,“你不觉得这样的要求有点强人所难吗?”

南司城轻笑,忍不住用额头蹭蹭她光洁的额头,“你也知道强人所难啊?”

“……”陈阿娇撇撇嘴。

南司城抱紧她,深深的嗅了一口她身上清甜的沐浴露味道,“男人就应该有担当,为心爱的女人撑起一片天,照顾她的衣食起居。而能文能武不是要求,而是一个男人最基本的素质,这个你放心,我有足够的修养。十八般武艺,我虽然并不一定是会成为当世第一人,但我一定会要求自己做到更好。至于你说的琴棋书画,我确实很少涉及,但我相信,只要认真研究,有朝一日学有所成,并非难事。”

陈阿娇惊讶的看着南司城,胸腔中嵌着的那颗心似乎又活了过来,开始激动的跳动。

还没有等她发表任何言论的时候,南司城就在她的心神混乱之际,抓起她的手,和她的十指紧紧相扣,“至于最后一点,你放心,我的心只有一个,这辈子只许一人。不管你不要不要,它都注定是你的!”

知道她对他有好感,所以,南司城就变得再也无所畏惧了。

陈阿娇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她只是就这么好奇的看着他,再看着他,脑袋里全都是刚才他说的那些话。

我的心只有一个,这辈子只许一人。不管你不要不要,它都注定是你的!

这大概是她听过的最好听的情话了吧。

“南大厅长,这些话,你是不是曾经也用来哄过其他的女人,不然怎么说的这么顺溜?”陈阿娇的语气虽然带着几分戏谑,却也有几分认真地。

南司城亲亲她的额头,认真的眸子似乎要把陈阿娇沉溺其中,“没有。”

他一直很理智,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一个女人时产生了结婚的念头,他一头栽进了名为“爱情”的陷阱里,却没想到,这根本不是一个陷阱,而是一个到处是机关的古墓,使得他接二连三地犯险碰壁……

如果不是他今晚犯险探入了古墓的中心,找到了那个盛放着主人的棺木,只怕他就彻底和爱情失之交臂了。

这一晚,陈阿娇就这样和南司城手拉手躺着,直到她实在困乏的不行,才缓缓的陷入了沉睡。

南司城温柔地看着她的睡颜,看着她安静时候娇柔的面孔,眼中是化不开的温柔。他的唇角轻轻勾起,嗅着她身上的清甜味道,无时无刻部紧绷的身体,竟然也缓缓地舒展开来。

“阿娇,我会为你打造一座金屋,把你藏起来,在未来的日子里好好的照顾你!”

“嗯。”陈阿娇在睡梦中不知不觉的轻嗯了一声。

今夜,月色皎洁,月光如水一般温柔缠绵。

*

第二天,南司城尽管心中极度不舍,但休假就要结束了,他不得不忍着内心的不舍,坐上了回南京的飞机。

南司城走后,陈阿娇回到家,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再也没有一个男人忙前忙后的为她做饭,再也没有一个男人和她说话,再也没有一个男人在她面前晃荡,再也没有一个在深夜里抱着她,对她诉说着缕缕情意。

她的心,突然变得空空的。

很失落。

以往一个人在这个房子里住了那么久,可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孤单。

脚下,小泰迪在她的脚底打着转儿,看样子是饿了,看着它圆滚滚的身子笨拙的扭来扭去,陈阿娇抿了抿唇,把它抱起来,“你又长胖了一圈。”

“汪汪。”我饿。

“以后,你减减肥吧,这么胖,当心走不动。”

“汪汪汪汪。”我要吃饭。

“汪汪汪。”陈阿娇无聊的也冲着它叫了两声,看着小泰迪狗不再冲她叫唤,而是诧异的看着她,她不由地笑了笑,抱着它走到储物间,翻出一袋狗粮,抓了一把狗粮给它,却见它嫌疑的看都不看一眼,而是摇着小尾巴,扭着小屁股在屋子里打着转儿。

似乎,是在找什么人。

陈阿娇忍不住提醒它,“他不在了,不会给你做饭吃了,你就将就着吃吧,不喜欢就饿着,正好减肥。”

陈阿娇说完,就去卫生间洗了一个手后,径直行了楼。

“汪汪汪……”小狗又开始叫唤了。

“南司城,似乎想你的人不止我一个……”陈阿娇叹了一口气,“希望你值得让我等半年……”

*

日子一日日重复着,心里有了思念,陈阿娇突然觉得每一日都过的好漫长,想念一个人的滋味,当真不好受。

南司城的电话,她从来不接,她怕,她怕她听到他的声音,她会抑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想念,抛下北京的一切回南京。

他的短信每天都会有两条发来,早上一条“早安”,晚上一条“晚安”,却从来都不说别的话。

看他的手机短信已经成了她每天的习惯,虽然每次都只有两个字,可她却觉得心里倍儿暖。

就这样,天气慢慢转凉,北京下起了鹅毛大雪,一尺厚的大雪铺在街上,染白了整个北京城。

大雪过后,新年很快到来,陈阿娇在踏上前往南京的飞机,心里却开始忐忑着,幻想着,期待着……

出了机场,她深深的嗅了一口气,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

南京的冷和北京的冷不一样,不同于北京的冷冽,南京的冷有些刺骨,深深的刺在骨头里,纵然你裹得再厚,但依旧抵挡不住那仿若银针一样的寒冷刺入骨髓。

陈阿娇迎着南京刺骨的冷风走出机场,然后,整个人都呆呆的站在原地。

不远处,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不远处,看到她,他快步走上来,张开宽大的呢子大衣把她裹在怀里,用额头蹭蹭她的额头,“阿娇,欢迎回家。”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陈阿娇太过震惊了。

她回南京,甚至连她妈和小杰都没有告诉,他竟然站在机场外等着她……

“你不接我电话,我只能给你的诊所打电话了。”南司城说道,“他们说你腊月二十六请假了。”

陈阿娇确实二十六就没去上班了,二十六、二十七这两天她把小狗寄存在朋友家,利用两天的时间安排好了北京的事,可她的飞机票却是腊月二十八的!

这么说,他在这几天每天都会来等她?

她的心里既开心又酸涩。

南司城,你可不可以不要让我这么感动?

南司城抱着她,不顾周边人的侧目,他只是静静的抱着她,深呼吸一口气,说道:“阿娇,你曾说过,你的男人要上的厅堂,进的厨房,烧的一手好菜,把家事料理的仅仅有条。”

陈阿娇神色一怔。

南司城看着陈阿娇的眼睛,继续坚定地说道:“你说,做你的男人,琴棋书画必须样样略有所通。象棋和围棋我之前就有所涉及,小的时候,跟着我爷爷学了毛笔字几年,倒也拿得出手。我画画的技能虽然没有达到顶级大师级别,但现在已经可以画出你的肖像。至于琴,口琴算不算?”

“……”

陈阿娇的眼神变得恍惚,再也难以维持平静。

这个男人,把她之前说的那些苛刻条件,居然全都认认真真地学了……

“阿娇,我是警校毕业,研究生,也算有点文化。至于我的拳脚功夫,身为警察,这是基本的素质。”

陈阿娇记得,她说过:没有文化修养的男人是个莽汉,没有足够实力保护自己女人的男人是个懦夫,所有作为她的男人,必须能文能武!

她依稀还记得,那时候,他曾回答过这个问题。

他说:能文能武不是要求,而是一个男人最基本的素质,这个你放心,我有足够的修养。

“阿娇,我曾经对你说的那些话,绝对没有半点虚假。我的心只有一颗,这辈子只许一人。不管你要不要,它都是你的!”南司城说着,就执起陈阿娇的手抚上自己的心脏所在,表情温柔,声音温柔,气质温柔:“这里,你住进来了,就再也容不下其他女人了。”

陈阿娇的手抚在南司城的胸口,感觉到他胸口的跳动,她的心,似乎也随着他的心跳而动,缓缓配合着他的心跳节奏。

她要多么硬的心肠才能拒绝这样的他……

“……”她顿了顿,好半晌才吐出几个字,“你不是说要半年吗,还有一个月呢?”

“是啊。”南司城笑出声,“可是我觉得太漫长了,你不接我电话,不让我听听你的声音,不给我回短信,不让我知道你现在过得怎么样,留你一个人在北京,我不放心,所以,只能逼着自己赶快进步,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让你心甘情愿的嫁给我。”

他说的这么轻巧,但陈阿娇却可以想见这其中的难度。

他要工作,还要用那么多时间学习画画、口琴,完成她布置的那些艰难认为,真是难为他了。

她伸手拉上南司城的手,力道不轻不重的和他十指交叉,心里暖暖的,笑得春风满面,觉得南京的寒冷也不那么刺骨了。

她轻轻的问出口,“你今天打算给我做什么饭?”

南司城看向陈阿娇的眼神温柔而又多情,“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铜火锅。”

“好,我做给你吃。”

“我还要吃奶油春卷。”

“好。”

“我还想吃……”

“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