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其跃原创 > 历史 > 医妃有毒(苏幕凉) > 番外六:倾世温柔

医妃有毒(苏幕凉) 番外六:倾世温柔

作者:苏幕凉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8-28 21:20:56 来源:紫幽阁

苏慕凉神色大囧,原来刚刚小圆月还在床榻上,想着肯定是昨晚太困了,忘记将她放进摇篮里,那小不点最能折腾了。

看着苏慕凉默默把脑袋转了过去,夙君颜敛着眉拉过她的手,一点点的下移,放在他的灼热坚硬上,黯哑着声音道,“苏慕凉,你这是想抵赖不想复杂吗?”

如此一来,苏慕凉算是彻底清醒了,也不似刚才迷迷糊糊的时候,凭着睡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现在听夙君颜如此说,她脸火烧一般的烫,愈发的着实有些行动不来,刚刚只是潜意识的在他身上磨蹭,她红着脸瞄了他一眼,便看到他那双清冷的凤目里早就变得意味深长,似有火焰攒动。

夙君颜主动拉过她,苏慕凉压在他的身上,他的大手便钻进去在她凹凸有致的身子上游走,一点点的挑拨着她身上的敏感点。

苏慕凉双臂勾着他的脖颈,脑袋趴在他的肩膀上装死,呼吸却一点一点变得紊乱起来。

就在苏慕凉意乱情迷,缴械投降缠着他哼咛着要他的时候,自家小圆月和小无缺不知道谁先起个头,突然哇哇大哭起来,那两个小胖仔一哭,苏慕凉的身子蓦的顿了一下。

随即就连忙从夙君颜的身上滑下来,跑过去去看那两个小萌货。

夙君颜看着关键时刻,自家娘子被那两个小崽子弄走了,这眼中叫一个冒火,清贵华美的容颜上都写着‘欲求不满’四个大字。

“苏慕凉……”

夙君颜只着了一亵裤便下地了,小无缺饿了,一个劲的啃着手指头,好在现在还没张牙齿,但苏慕凉却坚决不让他啃手指,先抱着他吃奶。

夙君颜大手从身后抱着她,苏慕凉一回头,便看到他略带幽怨的眼神。

下一瞬间,她就感觉到身后有什么坚硬火热的东西抵着她的后腰磨蹭着,她自然知道那是什么,顿时脸上烧红了似乎,连带着说话都磕磕绊绊的,“君颜……别闹,无缺……他饿了。”

夙君颜把脑袋埋在她的颈窝处,灼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肌肤上,泛起了不自然的红。

他低哑着清魅的嗓音,“为夫也饿了……”他说着,又磨蹭着她,“你得对它负责。”

苏慕凉,“……”

她的身子恢复的快,只是可能由孩子的缘故,胸前鼓鼓的,比之前还要丰满,紧致嫩滑,手感极好,夙君颜爱不释手,流连了几番后还是忍不住把手从后面绕了过去,毫不客气的将和他抢女人的小无缺的脑袋推开,然后不容置疑的道,“把他交给奶娘来,多大了还缠着娘亲,也不嫌丢人。”

苏慕凉又是羞又是囧的,可怜的小无缺,明明才三个月啊三个月,就被自己爹爹给任由放养了。

夙君颜说一不二,这两个缠人的小家伙很快就被他打发走了,这回确保没人后,他满意了,先抱着她抵着门狠狠要了几下解解馋,然后才把苏慕凉放在床榻之上,侧身抱着她,把她扣在自己的怀里,微微抬起她的一条腿,深入进去,抵着她深处的柔软重重碾磨辗转。

他温柔而又强劲有力的律动让她从灵魂深处感觉酥痒难耐,被他故意勾着,磨着,苏慕凉难受的不行,可怜巴巴的恳求着他快点。

“什么?大点声,没听清。”夙君颜抵着她研磨,嘴角噙着一抹雅痞的笑。

苏慕凉红透了小脸,咬着唇喘息着,实在抵不过他的折磨,“我要你……”

夙君颜圆满了,吻着她的唇,狂风暴雨般的成全了她。

安若素来的功夫都有大上午了,迟迟不见苏慕凉出现,苏慕凉早上筋疲力尽后一直在打盹,赖在床榻之上没起来,好不容易起床沐浴吃饭利索后,处理公案的夙君颜低着头才不紧不慢的道了句,“今早安若素来了,现在应该还在厅堂等你。

苏慕凉一惊,这都什么时辰了,和安若素好久没见,竟然一来就让她等那么长时间,苏慕凉看着风轻云淡的夙君颜,不禁有些埋怨了,“她来了那么久,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夙君颜的目光从公案上抬起来,侧着头看着苏慕凉,他淡淡道,“不舍得。”

看她睡得那么酣甜,怎么忍心叫她起床。

苏慕凉没想到他说的那么直白,顿时脸又是红又是白的,一边心底暗自腹诽这只不懂得害臊的家伙,一边赶紧着急忙慌的穿上外衫出去找安若素。

夙君颜看着她匆匆离开的小身影,冷锐薄凉的唇角缓缓勾勒出一抹宠溺的浅笑。

他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被老天所忽视的那一个,直到遇上了苏慕凉,拥有了苏慕凉,拥有了他们的孩子小圆月和小无缺,他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一直被老天所眷顾的。

用前二十余年的黑白人生换来现在的日子,哪怕是一天,他都觉得再值得不过。

苏慕凉看见安若素的时候,她正在外面庭院里坐着晒太阳,怀里抱着一个纯种雪白的波斯猫,她的眸子微阖着似在小憩,小小的波斯猫正趴在她的怀里,舌尖一下一下舔抵着安若素的手心。

不知道是苏慕凉的错觉,她总感觉,这一次见到安若素,她身上什么地方不对劲了,比之前稍微圆润了一些,本该是该开心的,可是她的周身却似泛着丝丝缕缕的凄凉与伤感,让人一时有些捉摸不透。

不像之前那般活泼开朗了,整个人也安静许多。

苏慕凉一走进,安若素便猛然睁开眼睛,整个身躯都紧绷起来,满是戒备,待看到是苏慕凉走过来的时候,她才缓缓舒了一口气,对苏慕凉柔和一笑,“可把你等来了。”

苏慕凉将她的那些举动都尽收眼底,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什么神色,心底却是泛起了一丝涟漪,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如此警惕了?

“最近太累,贪睡了一会,也没人叫我,白白让你等了那么久。”苏慕凉半遮掩着说着,若是让她知道自己都是拜夙君颜所赐,那未免也太尴尬了。

安若素从来都是个人精,眼神狐疑又暧、昧的在她身上扫了一下,然后冲着她眨眨眼,“不用解释,我懂得,我懂得。”

苏慕凉小囧了一下,不过此时看到这样的安若素,苏慕凉才觉得,刚刚看到的那些都只是错觉,安若素还是以前那个活泼开朗,率直乐观的安若素。

“苏苏,我安若素从来没有羡慕过谁,但是现在,我真的好羡慕你,一生一世一双人,是多少女子可望而不可求的,他所必生的宠爱都给了你,说你幸运还是该说你有福气?”安若素低叹了一声,望着远处湛蓝的天际,目光突然间变得晦涩难明。

苏慕凉嘴角轻笑,古潭般幽深的美眸里闪过一抹深意,她拉过安若素的一只手,“安安,这样的幸运和福气不是上天赐予的,而是自己努力得到的,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才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对于男人来说,也是由你自己决定,到底要不要让这个男人更加的深爱你,一切都要靠你自己。”

苏慕凉说着,手指一滑,趁着她沉思的功夫,指腹搭在了她的脉上,随后她目光里微微惊讶,又带着点欣喜,“你有身孕了?”

安若素被她这突然一问,这才连忙反应过来,嘴角微微绽开,“嗯,才刚刚两个月。”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在这个时候从皇宫里跑出来,前三个月不易劳累,你这一路上奔波,真是折腾了肚子里的宝宝,你就不怕保不住。”苏慕凉微皱着眉说道。

安若素听她说,嘴角的笑突然变得多了一抹苦涩,她淡淡道,“若是不离开,恐怕孩子才会保不住。”

苏慕凉一怔,仅是片刻间,便明白了安若素的意思。

后宫里明争暗斗,表面上看着风和日丽,可是暗地里却是一片腥风血雨,母凭子贵,孩子的分量没有人不知道多么重要,恐怕让其他妃子知道她有了身孕,肯定会是想尽各种办法来将这个孩子弄死在胎中。

“我大哥……最近如何?”苏慕凉犹豫了片刻,慢慢开口。

安若素轻笑,脸上表情安静,像是一点都不在意那般,“吏部尚书家的千金美若天仙,年轻貌美,胤琛倒是很宠爱她。”

苏慕凉的美眸深了深,长眉一挑,“哦?怎么个宠爱法?”

安若素是她的好朋友,不是她故意戳她痛处,而是她一直都知道,楚胤琛是喜欢安若素的,与她尽管很少见面,但一直都保持着书信交流,内容里都会提到她的身体情况,还会经常派人来她这里取一些特供补品,据她所知,都是给安若素用的。

安若素脸色有些白了,她目光看向他处,手紧紧的蜷握着,“胤琛,胤琛连续几个月让她侍寝,她还怀了身孕,不过…又小产了”。

安若素断断续续的说了半天,说到最后眼眶都湿润了,垂下头挡住她泪眼模糊的眸,“反正,我看的出来,他真的很喜欢她,把她照顾的无微不至……”。

她知道自己选择了他,也要接受他的那么多女人,只要他心里有她的位置,她就心满意足了,但是自从回到皇宫之后,除了固定侍寝的时候,平常里,他都不会对她多一分的宠爱,就像是对待任何一个普通的妃子那般,除了给她一个高高在上的贵妃身份,再无其他。

“也许是我奢望的太多了,我已经拥有了他的孩子,不应该在奢求太多……”安若素话是这般说着,心里却忍不住泛起了丝丝的苦涩。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楚胤琛说喜欢她的时候,是啊,他以前是喜欢她的,不过现在,却是喜欢上了别人。

苏慕凉微微凝眉沉思,“安安,宫里可还有其他妃子怀有身孕?”

安若素一时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还是点了点头,“有的,之前也有两三个妃子怀有身孕,不过没过几个月都流掉了。”

“流掉了?这可不是小事,大哥难道没有处查么?”苏慕凉问道。

“自然是要查的,不过却一直没有得到善终。”安若素说着,不知道苏慕凉为何问,她有些疑惑,“你觉得这很奇怪吗?”

“安安,想必大哥肯定也是知道你有了身孕的吧?”苏慕凉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问了其他的问题。

安若素点了点头,“他知道是知道的,所以才主动提议让我来你这里散散心。”

苏慕凉闻言,嘴角的笑愈发的深了,她拍了拍安若素的手道,“安安一向很聪明,现在却是糊涂了,怪不得大哥让你来我这里散心,不然你这样一直闷闷不乐的,生下来的宝宝肯定也愁眉苦脸。”

安若素闻言,知道苏慕凉是在逗她,勉强的扯了扯嘴角。

看他和别的女子恩恩爱爱,她的确是难过的很,可是她也没有办法,而且,她并不是很想离开他的身边,这样离他就会更远了,她很想念他,但是为了自己肚子孩子里的安全着想,她还是来了。

“安安,你选择了他,就注定你要和众多女人享有他,但是你于他来说,是不同的,他很爱你,我一个外人看的倒是很清楚,只是你自己身在局中,看不透罢了。”苏慕凉看着她的目光,认真又坚定。

“他爱我?”安若素长眉一挑,嘴角却像是有些淡淡的苦涩,“也许曾经是这样的,毕竟我长得也有几分姿色。”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蛋,有些冷嘲的寓意。

“大哥要是在这里听到你这样说,他肯定是要伤心的。”

“伤心?他伤心个什么,后宫三千佳丽,各个出挑迷人,现在不知道多么快活自在呢,等本姑奶奶回去的时候,我都不确定他还记不记姑奶奶。”安若素脾气被苏慕凉激上来了,忍不住大声吐槽道。

“安安,你知道后宫有多么血腥,那就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却处处充满了阴谋诡计,是,大哥爱你,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他只宠爱你一个人,把你捧在心尖上宠,不碰其他的女人,你想想,如果真的是这样,你还能活到现在吗?他爱你藏在心底,最好保护你的方法,便是与你保持一定的距离,甚至对你冷淡一些,让她们觉得,你于那些人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这样自然也就能尽可能的让你少受一些伤害。”

安若素被苏慕凉的这一番话,震的哑口无言,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事情怎么到了苏慕凉的口中,就变成了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苏慕凉看她显然是有些难以相信,顿了一下,继续道,“而且,大哥肯定会让你肚子里的孩子成为太子,不然你以为,那些孩子怎么会说流掉就流掉了?”

“你是说那些孩子是他在背后亲手搞的鬼?”安若素瞪大眸子问,怎么会,那些都是他的血脉。

苏慕凉摇了摇头,“也不尽然,后宫里有哪个妃子希望其他的妃子先把孩子生下来呢?大哥不过是借人之手除去那些血脉,对她们做那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安若素的脸愈发的白了,她眸子有些恍惚,“可是,若是不想要她们的孩子,可为什么还要她们怀上孩子。”

苏慕凉闻言,头瞬间都大了,“都说怀孕的女人会变笨,一开始我还不相信,不过见到你,我相信你了,后宫那么多妃子,一个都没有怀上的,你让众人怎么想,你让那些朝廷大臣如何想?议论皇帝不举么?还是说她们都没有怀孕,偏偏只有你怀了,这样会把你至于最危险的地方,你怎么如此糊涂。”

安若素被苏慕凉的这些话,彻底雷到了,有些不敢相信苏慕凉所说的这一切,都是被楚胤琛一手操纵在手的,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可是……可是……”安若素总觉得太玄幻了,苏慕凉的几番话,就彻底颠覆了她所有的想法,她不敢相信,楚胤琛都是为了她。

“还可是什么呢?事情就是这样,大哥的为人我还不清楚吗?你和他呆在一起也有些时日了,他真的就是那么容易喜新厌旧的人吗?好好在这里养胎,直到孩子生下来,到时候就是你带着太子风风光光回去的时候了,大哥没准还会借此机会立后。”苏慕凉笑着道。

“立后?”安若素下意识的挑着眉,“本姑奶奶才不稀罕。”

“我知道你不稀罕,但那才是能保住你命的位置。”苏慕凉心中猜测的想法不是空穴而来,她大哥从来就有着很深的城府,为了安若素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并不奇怪,只要是他想的,他一定会要做到。

一个男人就算最没用,也要保住两样东西,一个是脚下的江山,一个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哪怕这真的很难。

安若素沉默了,被苏慕凉灌入了这样的思想,她真的就觉得,楚胤琛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她,连带着,似乎在后宫里发生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也都有了合理解释的原因。

尽管拿吏部尚书家的千金再受胤琛的宠爱,她还是总是遭到其他妃子的夹击,就连之前总是爱和她作对的宁贵妃,都天天改去找那千金的茬。

安若素长长舒缓了一口气,如果胤琛真的是这样想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在考虑,那就太好了。

苏慕凉看着她的脸上终于有了最舒心的笑容,她也笑了,其实,大哥就是知道安安不明白他的苦心,又不知如何开口,所以才找她来说的不是吗?

……

安若素在百花庄园一连住下了几日后,心情越来越好,这里的环境好,周围的花农也都朴实忠厚,对她都很热情,没事就和苏慕凉聊天散心,逗弄着小圆月和小无缺,还跟着她学习孕妇瑜伽,学习泡花茶,每天过的充实又快乐,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深深的想念楚胤琛。

好不容易熬到了半夜,才迷迷糊糊的进入梦乡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床榻之上外侧软陷下来,紧接着一股凉气袭来。

安若素大惊,连忙转身,身子却被人从后面抱住,紧接着一股熟悉的气息传来,他的头埋在她泛着清香的发丝间,有些急迫的呼吸着,他的身上还带着丝丝的凉意,像是风尘仆仆而来。

安若素闻着那熟悉的气息,眼眶瞬间就泛红了,她没有说话,身体里的那颗心在剧烈的跳动着。

“傻丫头,我好想你。”他的声音带着一些倦意,低哑,他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安若素都能感觉到他青青的胡茬扎疼了她的额头。

他和她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用‘朕’这个字眼,就像是寻常的夫妇那般。

若是说安若素之前还对苏慕凉的话有所怀疑,毕竟自己认定了那么久的事情,但是此时此刻,因为他的出现,她心中所有的疑虑和不肯定都被全部崩塌了。

“我和宝宝也好想你……”

七年后

秋季,是漫山的花海盛开的最美丽的季节,无缺年纪很小,便已经很沉稳,眉宇间的清冷矜贵的气质,和夙君颜如出一辙,容貌和夙君颜也有个七八分相似,出了家门那便是非常高冷的人物,让人只可远观。

“臭无缺,坏无缺,你等等人家嘛!”小圆月看着哥哥爬山完全不费力气,没一会儿就落开了她,把她着急的直跺脚。

“你怎么那么多事?”无缺有些不耐烦的说着,但还是停下脚步,在原地等她。

圆月撅了小红嘴不满意了,“哥哥真偏心,刚刚你和桑桑说话的那时候还那么温柔,人家一会要去和娘亲告状。”

无缺一听,立刻变了脸色,然后极其不情愿的几步下来,背对着小无缺,“上来。”

小圆月乐了,立刻攀上了哥哥的背,一路上哥哥这个好的,一路上那个哥哥好的。

等到爬上了山头的时候,爹爹和娘亲都已经等着看日出了,小圆月立刻兴奋的从哥哥背上滑下来,一边跑一边回头对着哥哥大声喊,“哥哥你放心吧,人家是不会告诉爹爹和娘你喜欢桑桑妹妹的……”

小圆月喊完,顿时整个山头都回荡着她的声音。

“喜欢桑桑妹妹的……”

“喜欢桑桑妹妹的……”

无缺瞬间脸黑了。

夙君颜迎着扑过来的小圆月,微微皱了一下眉,“谁是桑桑……?”

苏慕凉干咳了咳,脸色有些不大自然,“夙非离和盎暖的女儿,小名叫桑桑。”

……

此时天地之间橙红一片,一轮火红的圆日徐徐上升,瞬间将整天空照亮,坐在山头看着这一幕,小圆月激动坏了,扑腾个小细腿特别兴奋,挤在夙君颜和苏慕凉他俩中间的还有无缺,看着自己妹妹那傻样,撇了撇嘴角,可是眼底却带着一丝笑意。

“你还想回去么?”

“什么?”苏慕凉侧头看他,像是没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

“回到你原来的地方。”他说着,拿出一颗蓝色的珠子。

苏慕凉看着他手中的东西,不免有些惊讶,“琉璃珠?”

他什么时候拿到的这个珠子?自从成亲之后,她虽然自己没有在寻找,可是却一直让手下的人,有心帮她留意着。

看到琉璃珠,自然也就知道夙君颜所说的回去是什么意思了,只是她从来没有当面告诉过他,他又是如何知道的?

此时小圆月看到那颗琉璃珠,漂亮的眼睛里直放光,她不是没见过什么奇珍异宝,相反爹爹和娘亲都很宠爱她,她什么都拥有,但是眼前这个幽兰似海一样的珠子,真的好漂亮,她很喜欢。

“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还在找这个东西。”夙君颜微微颌首,轻声道。

苏慕凉心中不免有些复杂了,她没有想过,夙君颜竟然能亲手将琉璃珠放在她的面前,哪怕她到现在还没有聚齐,只是如果聚齐了,她会回去吗?

她现在还会回去吗?

苏慕凉看着那缓缓升腾起来的旭日,壮阔而又美丽,又侧身看着身边的一双儿女,以及正在盯着她看的夙君颜,她目光怔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回到哪里去?百花庄么?这块琉璃珠倒是很漂亮,看得出小圆月很喜欢,你就让她拿着玩吧。”

夙君颜轻笑了一声,低吟,“好。”

事实上,他就是想看看她真实的心内想法,就算她还是真的想回去,他也不会让的,剩下的琉璃珠都被他藏在了大景地宫之中,上面是皇宫,那是苏慕凉最不愿意去的地方,所以他不担心。

苏慕凉现在心底还对夙君颜又是感动了一层,永远都把她的想法排在第一位,这样的男人,她怎么舍得离开。

夙君颜眉眼不动,嘴角的笑却是愈发的深了,永远都是他的傻丫头。

至于她来自哪里,他不管,他只要,她来了,就不许再离开,他会用倾世的温柔和爱,来让她留下来。

一曲浮生凉红叶,一梦十年一回首

辗转异地一衫泪,曾记当年一伞轻

一剪水眸一袖添,一涧深流一念断

一朝元宵来相会,一线牵结一世缘。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