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其跃原创 > 历史 > 王要妃嫁 妃要回家 > 大结局-终

王要妃嫁 妃要回家 大结局-终

作者:沐谨颜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8-28 21:20:54 来源:紫幽阁

这哪里是言书,分明是陷阱!

“你想杀了我们……”麟往前靠了几步,一脚踩住了落浅雪垂在地上的裙子,让坐在地上的她无法再向后退。

“我没有……”落浅雪没有想到自己的随口一说会招来这么大的祸端,“我是真的不知道言书在哪里,就随便一说……”

“落浅雪!!!”一声怒吼,落浅雪只觉得自己身子一轻,便被落折颜拎着衣领给拽了起来,“你告诉我!我到底哪里不如落墨渊!父皇偏爱他,你也偏爱他!我为你做了那么多,我就赶不上那个没有表情的冰块嘛!!!”

此时的落折颜已经是双目猩红,把落浅雪摇晃地双眼直冒金星。

“我没有偏爱谁,我是真的不知道言书在哪里……”落浅雪的小脸憋得通红,费力地说出这么一句话,却是被落折颜一下子就摔到了一旁的石壁上,摔得吐出了一口鲜血,“麟,处理了吧,就当我前些日子的真心喂狗了……”

落折颜叹了一句,头也不回地离了开。

麟看了看落浅雪,眼中看不出是表情,内力一扫就把落浅雪扫下了悬崖,头也不回地离开。

手已经快要流血,落浅雪紧紧地把持着悬崖上面的石头才不至于掉落下去。估摸着麟已经走远,刚想要一个用力,翻身跳上去,却是听到了“咯吱”一声,石块断裂的声音……

底下是万丈深渊,落浅雪闭了眼睛,小手竟是被温暖的大手给包裹了住。熟悉的掌心让落浅雪一愣,看着崖上那熟悉的俊脸,竟然是激动地流下了眼泪,“爹爹……”

落墨渊盯着狼狈的落浅雪,她的衣衫已经碎裂,身上也是无数的伤口,尤其是脖颈上的一处,深的渗人。心里一痛,干脆不愿再看:她竟然为了琳琅冬雨做到了如此地步……

“言书在哪……”不知是废了多大的力气问出了这么一句,落浅雪听着,却是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被冻结住,难受地喘不过气来。

“言书在哪……”似乎是害怕落浅雪听不家,落墨渊又重复了一句。睁开了闪烁的眸子,却是比寒冰还要寒冷。

“我不知道。”落浅雪苦笑了一声,突然间觉得一切的一切都是老天在跟自己开玩笑。她一直觉得坚定不催的感情竟然在今天因为一个不知名的什么言书而全部支离破碎……

“王爷,外面的人都已经落浅雪是存了帮你的心思,恐怕都已经扭成了一股绳等着对付您呢。落浅雪不死,我们这个得了言书的罪名可就坐实了!!!”看出了落墨渊的心软,夜语貌似觐见。如妃娘娘托付给他的王爷,绝对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而受到威胁……

“你为了琳琅冬雨就心甘情愿至此?”落墨渊看着落浅雪的眼睛,生平第一次懂得了什么叫做痛心,“也罢,我也是……不愿意再看到你了……”

别过了头,竟然是大手一松。

三年后,落雪依旧纷纷,飘飘洒洒地落了一地直没脚踝。青色的石板路一路向上,满满的全是深红色的琉璃灯笼。

一身黑色蟒袍的男子面色俊冷,手里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圆,慌慌忙忙地就往不远处的院子里面赶。一路轻步,把牌匾上的雪花震落下来,才依稀的看清了上面的两个大字:落苑。

“慢死了!”屋子里面的女子是一身白色衣裙,外面裹着素色的暖花小袄,见了男子进来,竟然是一个枕头就迎面丢了过去,然后竟然是小嘴一瘪,委屈地眼泪都快掉了下来,“你一定是不喜欢我了!自从成了亲,端汤圆的速度都比往日慢了半刻钟!早知道你这般没良心,我当初就不应该嫁了你!”

“浅雪……”看着发脾气的女子,落墨渊没有表情的脸上终于表现出了一丝的无奈,“今日的厨子来的晚了些,娘子就别生气了!”往日里可是蛮听话的一个孩子,怎么这两日就娇纵起来了呢……

落墨渊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把汤圆一口一口地喂了眼前的女子,却是一点气也生不起来。就好像三年前在断崖之上,明明已经决定了要松开手,却最后跟着她一起跳了下来,幸好悬崖的中途有一棵古树,将两个人齐齐挂在了上面……

生死相依的时候,似乎明白了很多事情。琳琅冬雨不重要、言书不重要、天下也不重要,他想要的一直都是她,一直也都是平平稳稳的日子。

他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却是在落浅雪这么一个小女子的面前输的一无所有。如今想想他对于琳琅冬雨的误会,竟然是想开怀一笑,估计爱之深、责之切也不过如此。

“王爷,皇上给小王爷送来了如意金锁,说是一定要在小王爷出生之日讨上一杯酒喝,沾沾喜气!”

小全子端着红布盒子上了来,看着落浅雪,脸上恨不得开出一朵花来。浅雪这娃还真是越来越别致了,估计未来的小王爷也会漂亮的很吧,如妃娘娘您终于可以泉下安眠了……思及至此,竟然又是两眼含泪望起天来。

“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太监!”夜语嫌弃了一句,手中却是段来了热气腾腾的燕窝,“王妃,这是照着御医的吩咐熬出来,您赶紧趁热喝了!”

落墨渊看着眼前人们的忙忙碌碌,一副的不知所然。直到听到了那句“小王爷”,才一瞬间恍然大悟,一把搂住了落浅雪,“他们说的可是真的?”

“怎么不是真的!”推了一把落墨渊,落浅雪的心中似有怨愤,“都怪你天天只关心朝事,今日我不舒服,找了御医来看了一下,才知道自己有了身孕,弄得皇上都比你早知道了先!”

落折颜先知道了这事?

落墨渊的眉头又紧了紧,想到前些日子萧宸来了祈国,对自家娘子那意味深长的打量,不由得将怀里的人儿再次锁紧了些。

“浅雪,我们去隐居好不好,去一个没有人找得到的地方,只有你和我……”

“两个人好无聊,起码要有三个人啊……”

“你还敢找别人!!!”

“笨蛋!还有你家这么一个闹腾人的孩子!”

……

“终归是走了啊……”听着底下的太监传报给自己的消息,落折颜按了按疼痛的太阳穴,一瞬间竟然是不知道应该说上一些什么。

他不是不爱她,甚至是爱到铭心,爱到刻骨,只可惜……

“折颜,这言书到底有什么玄机,看着根本就是废纸一张啊!”麟摇了摇头,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尝试以后,终于崩溃地把言书摔在了落折颜的脸上。

“本来就是废纸一张!”落折颜耸了耸肩膀,报复地又把言书给丢了回去。事在人为,哪来那么多的天命?若是言书真的有用,琳琅家又怎么可能千百年来只潜伏在祈国的小边镇上,甘心为朝廷效命?这可惜,他明白的终究太晚,萧宸也是。

“今日去喝酒如何?”麟提了意,顺手把堆叠的奏折一下子全部推翻在地,“落浅雪走了,估计萧宸也会安分一阵。”

“好啊。”落折颜挑了挑眉头,欣然应允。

“如此畅快,折颜可是要赋诗一句?”

“自然是要。”

“愿闻其详。”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折颜,你醉了!”

“嗯,醉了……”

------------------------------------------结语---------------------------------------------

《王要妃嫁 妃要回家》在这里就全部完结了,本来是想把第一卷当作前传来写,可是总是觉得长大了以后的浅雪就不再是浅雪了。一个孩子若是纯真,就应该让她一直单纯下去。不过怎么说,这部文是至今为止我写的最为难的一部,不知道是现实生活中学习压力太大,还是不熟悉的人物性格让我力不从心,一直都是断断续续的不停在断更。

至于琳琅冬雨的行踪,他不过是早就知道了言书的秘密,过早地从权利的旋涡中脱身而已。萧宸和落折颜也无非是被**迷了眼睛,而看不清自己的内心。至于琳琅絮儿的行踪就留给大家自己脑补吧,很有可能是自己离开了,也有可能是被落墨渊杀了……

在这里,感谢一直不离不弃支持小颜的姑娘,你们的留言和订阅一直都让我感动的要死。为了感谢大家的支持,小颜免费地给大家墨迹了这么一大段结语(虽然不知道你们想不想看)。总之,很开心能得到大家的支持,从《绝色》到《懒妃》再到《王妃》,谢谢大家见证了小颜一年半的成长。1月份寒假会有新文放送,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喜欢颜颜的孩子也可以家小颜的读者群【233816995】,期待大家的加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