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其跃原创 > 历史 > 纨绔少爷有喜了 > 【82】秘密

纨绔少爷有喜了 【82】秘密

作者:贺兰二酱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8-28 21:20:51 来源:紫幽阁

紧闭双眸的宁蓝宓意识渐渐回来,只是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胸上不停来回的动着,感觉十分的奇妙。(ziyouge)

宁蓝宓真心觉得好像很奇怪的样子,猛地的睁开双眼,发现那只修长白皙的手掌正在把玩自己的……

该死!宁蓝宓的火气瞬间腾腾腾的上升,猛地抓住那只手掌,咆哮:“敢碰老娘的咪-咪,你是活腻了吧!”

说这时那时快,却没想到下一秒,对方竟然反过来将宁蓝宓的手掌掰住,整个人干脆就坐上了宁蓝宓的身子!

没想到轰动全城向来牛逼哄哄的宁蓝宓现在会被一个陌生的美-男死死的坐在身下!在身下!身下!身!下!

现在宁蓝宓简直就是要被气炸了!并且对方还一副跟我没关系的样子,让宁蓝宓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咬死他!

为什么是咬?因为现在宁蓝宓的手脚都是对方给控制住了,根本就是动弹不得。

这该死的男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简直就是个逆天的存在。

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有人能在水压那么大的湖底泰然自若的,也没见过有人没几下就把自己给制服的。

这多少让宁蓝宓喘口气不行吗?她怎么感觉现在有种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的样子。

“滚开!敢坐在老娘的身上,你不要命了!”现在这种状况,好像宁蓝宓是处于下风的!

但是,做人就要从气势上面压过对方,要是压不过对方反被对方压的话,那宁蓝宓也只能采取另外一种方法。

“不,要,命?”他用慢慢悠悠的语气重复着宁蓝宓话里最后的三个字,透着一股莫名的……感觉。

这听起来的意思好像是在说,到底是谁不要命?

那张俊美无双的脸上透出来的淡漠不是故意装出来的,却好像是在他原先该有的姿态,那么的自然。

好似琥珀般剔透的眸子透着浅浅的疏离,尽收世间芳华,却是与世无争,不食人间烟火让人生出一股崇敬之情。

莫名其妙的宁蓝宓还会对一个现在正压在自己身上肆无忌惮的男人感觉到俊美无双!

天杀的,宁蓝宓现在倒是有缺心少肺的,之前怎么就没发现她有这样的特质!

不对……不对不对,现在越看这个男人越觉得不对……

“从你的眼神之中,你好像想把我吃了。”波澜不惊,基本没有什么起伏的话语从他的口中说出来还真听得她有点冷。

什么叫做‘从你的眼神之中,好像是要把我吃了。’她宁蓝宓有那么缺男人嘛?

但是这宁蓝宓和他的意思可是相差甚远。

“你起不起来,坐在别人身上很好玩似的?”

这男人由内到外都散发着一种你惹不起的气息,这点眼力见宁蓝宓还是有的。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看清楚情况,宁蓝宓可不想要在这种状况被卡擦掉,更何况,能不能让她穿上衣服再说话?

刚才宁蓝宓可是一丝不挂的下水的,现在被捞上来自然是用着这种状况跟对方说话!

关键是,这家伙现在还坐在她身上,宁蓝宓是这简直就是要吐了好吗?

“你拿珈蓝石到底是什么目的。”忽然之间在这种状态,那张玫瑰色的薄唇缓缓张开,让宁蓝宓微微一怔。

珈蓝石,难不成就是在湖底她看到的那颗会透着蓝色光芒的石头?那就没错了,她差一点就拿到了珈蓝石。

“那你又怎么会出现在那边,难道你也是要那玩意。”这东西就有这么的热门吗?现在连这男人也要来争抢。

“若是你想要拿走它的话,你必须为它付出代价。”对方仍旧是用淡漠的口气说着,天生就有这种倨傲感,让人自动的产生距离感。

付出何种代价?这代价也分为可大可小的。

“那么你又为什么要得到这东西?”宁蓝宓眉头微皱,这珈蓝石对他来说,又有什么作用。

“我现在是在警告你。”

“是吗?你确定我是会受你警告的人?”

“那么我会让这世上少一个人。”

“我也就只是开玩笑的。”宁蓝宓没必要跟别人硬碰硬,要是真被咔擦在这边,难不成她真要把身子给别人看了。

“若是你将珈蓝石的事情说出去的话, 你同样会没命!”

对他来说,珈蓝石本来就是一件保密的事情,但是没想到现在竟然会被人意外发现了。

如果不是他及时出现的话,这珈蓝石要是被拿走,这世道恐怕是要乱了!

看眼前这女人,看起来绝非是那种说不会拿就乖乖听话的那种,而他,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也不会杀人!

这是他的原则,不会轻易杀人,但是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又能管得了那么多?

“好,那既然这样的话,你现在能从我身上起来了吗?”宁蓝宓死死的盯着对方看着,“怎么称呼,从哪里来的?”

“无可奉告。”他清冽的眸光之中分明是看不上宁蓝宓,那张美得不像话的脸上蒙上一层冰霜。

他身上那身月牙色的衣装穿在他的身上彰显仙气,淡漠疏离的眸光望向别处,清冷自生。

这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浑然天成,不管是说话看人,都是平心静气,波澜不惊,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惊起他的反应。

就算是现在……现在坐在她的身上他貌似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并且还觉得这样的姿势很……很不错?

不错你妹,宁蓝宓这上下辈子加起来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现在竟然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坐在身上,还无力反抗!

顿时间觉得跟那老头学的那些医术啊针法啊奇门遁甲啊现在一点用处都派不上用场。

“那要是你不告诉我怎么称呼的话,那么就随我称呼了。”宁蓝宓说道。

对方没有什么反应,宁蓝宓 眸光流转在对方的脸上。

“死胖子。”宁蓝宓无比淡定的叫着跟前的男人,胖吗?对方貌似身材高大恰到好处。

“大麻子。”貌似人家肌肤光滑白里透红无比健康。

“死矮子。”貌似人家站起来都能高宁蓝宓一个头。

这都是什么称呼?宁蓝宓也毫不在意,随便的叫着对方,可对方没什么反应。

“兰息。”

从他的口中缓缓的吐出这两个字,却犹如空谷幽兰沁着淡淡的芬芳顿时间涌入胸腔。

兰息,这两个字仿佛还带着淡淡的兰花香气,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其他的地方去。

宁蓝宓表示这两个字和这个男人无比的贴切,他就好像是空谷幽兰,与世无争,细心平静的去感受,似乎还能够闻到他身上传出来淡淡的幽兰香,让人心肝脾肺肾都无比的畅快!

“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也要拿珈蓝石?”

宁蓝宓趁热打铁继续询问他的问题,但是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上依旧是无比镇定!

他不回答宁蓝宓的问题,置若罔闻。

“麻烦你现在从我的身上起来可以?”她现在唇角微勾,露出招牌式的礼貌笑容,这看看多有诚意。

鬼知道她现在已经重复这句话重复了无数次了,但是对方好像一点觉悟都没有?

这回他倒是二话不说的从宁蓝宓的身上起开,允自的站在了旁边。

宁蓝宓一得到解脱,随即从地上起来,只是起来的一瞬间,某人似乎很不合时宜的望向了宁蓝宓这边。

他的目光就好像是探测仪一样在宁蓝宓的身上上下的打量,只是宁蓝宓真是佩服某人的定力。

“你是变-态?你有偷看别人穿衣服的爱好?”宁蓝宓将旁边的衣服捡起来挡在自己的跟前。

换谁被这样的眼神打量着还真不是一般的别扭,宁蓝宓现在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忍不住起来。

被说成是变-态,兰息自动的将眸光收回,随即身形一闪,平白无故的又消失在宁蓝宓的眼前。

真的是来无影去无踪,宁蓝宓火速将地上的衣服再穿戴完毕,熟练的将自己的青丝盘起。

对了!宁蓝宓忽然之间灵光一闪,总算是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到兰息的时候会这样的熟悉了。

早在藏经阁的时候,宁蓝宓不小心撞掉的那幅画,上面就是画的他!

惊悚!宁蓝宓想想的话还真的寒气从脚底冒到了头上,该死,那幅画少说也有几十年吧,且不说这画的纸年代久远,就说藏经阁已经很久没有人进去过了,而且外面还布下阵法显然就是机密的地方,而兰息的画像又被藏于这里面,这不由得让宁蓝宓十分的恐慌。

这家伙到底是哪个年代的人,他的相貌还是和画上面的人一模一样,就连这散发出来的气质以及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神情都一模一样。

难不成是这画里人的后代?唯有这样的猜测宁蓝宓觉得才比较正常,但是这男人跟珈蓝石又有什么关系?

感觉珈蓝石对他貌似十分的重要,而他……又怎么会出现在湖底,明明那时候根本就没有人也下湖啊。

这件事情让宁蓝宓越发的觉得奇怪,脑海之中就充满了疑惑。

这永盛学院到底还藏着多少事情等着她去发现?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